365944_missing.jpg

 

昨晚陪著蕭薇霓小姐小吃了一頓晚餐。

他跟我說了一句話:「你不是交不到女朋友,是因為你看所有的女人都不順眼吧?」,當下我其實是百口莫辯的,只好藉著裝瘋賣傻跟比雙子座女人中指蒙混過去。

 

不過我猜會喜歡上我的女性不是頭殼燒掉就是小時候受了甚麼傷害,我現在反而有些羨慕早已看開而願意花錢跟煙花女子共度一晚的朋友們,他們有他們的苦衷;也有這個需要,當然我能了解他們的心境。

 

這是身為一個男人的悲哀。

 

我不否認我被其中一段感情傷得很深很重,即使我擺出來的態度是那又算得了甚麼;不過就是一場偉大的戰爭,一場偉大的戰爭一定都有無數個戰壕的嘛,那次我付出了所有的心力換回來的是:無窮無盡的後悔,跟在茫茫人海中不斷尋找著他的背影,每逢特殊節日的回憶;套句Laslin的話來說:

「長這麼大了,誰沒有分手過。」,看似很簡單的一句話;可是卻能引起大家最深的共鳴,但我卻缺少了讓自己好過的那片拼圖,這幾個年、月,很多人的陪伴暫時替代了那塊拼圖,我很感激你們。

 

並非我看所有的女人不順眼,而是他們與我內心所想的狀態差異實在太大了,可以想像成一個髒兮兮的小男孩站在玩具店的門外,隔著擦得雪亮的玻璃櫥窗,只因為想看著自己永遠買不到的玩具但卻還是要看到他的那種癡迷。

 

當然我對外的藉口一向是:「聰明的人沒辦法談戀愛,因為他們知道戀愛是盲目的。」,往往自詡聰明的人碰到某些事情的癡迷卻遠比別人嚴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e 的頭像
Moe

很爽、很墮落、很史萊姆

M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