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下偽裝,又到了年尾,細細思索這幾年來的放蕩及不羈。

 

也許,我可以假裝我很快活。

         我可以到處跟別人說我真的無所謂。

         我可以裝做忘了這件事情。

 

即便我給別人的印象不過就是,你是個過客,不值得一提;但在下雨的日子我還是會想起:

我們約會的日子總是下雨,而說不定老天就是在給我一個警訊。

訴說著下雨總會有天青,而天青就意味著大家都要各奔向不同的道路。

 

於是,我選了我的路,你也選了你的。

 

雖然難過,但也只能給你我卑微的祝福;而我在深沉黑暗中的一抹光明,我也不在乎是誰將他抹煞了。

 

現在,我還是假裝我很快活。

         我也到處說我交一個女友很簡單。

         但我沒辦法假裝我生命沒裡出現過這樣一個人。

 

我可以大聲嘲笑我朋友的感情是多麼愚蠢,我也可以對那些論述嗤之以鼻,我也可以說我真的不相信這回事。

但你的確留下了甚麼禮物給我。燈火闌珊處,我還停留在這,身邊的人一步一步離我而去,我只希望永遠是雨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e 的頭像
Moe

很爽、很墮落、很史萊姆

M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