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一個與感性絕緣的星座;他們總是用理性告訴別人他們很理智,很冷靜。

但是,他們比誰都愛他們的家人。即使不表現出來;因為那是他們保護自己的方式。

 

每年這個時候,都會讓我想起我的爺爺。這是他走前最健康幾月之一;過沒多久,他已去了更遠的地方。

父親老爹的背影;無論是努力多久都沒辦法超越的巨大背影,爺爺很疼我,人生第一部腳踏車,是他買給我。

我懂事以來都是跟他洗澡直到我有能力自己洗澡,而沒多久他卻離開我們,去進行一場更偉大的冒險。

 

那天起床,接到電話;爺爺在去醫院的路上,就這樣走了,而那時大人說的是:

『起碼現在爺爺不會痛苦了。』

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知道人生不過就是這麼回事;總有人要先一步而行,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

 

到了醫院才發現,感情的衝擊遠比理智制約要來地強烈。

 

日子倉促,能說出的話太少;行動也往往做不出,連做篇文章也會淚如雨下,現在想來,

其實我們留下的人,也繼承了甚麼東西;爺爺應該還是漫步在他自己的花園裡自得其樂,邊看著我們邊數落著哪邊不對了。

 

只要跌倒,他也在我身旁,可以隨時扶我一把;就如我拿到人生第一部腳踏車一樣。

 

輕輕的、慢慢的,向著天空一個吻,我知道你會收到的,我們都過得很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e 的頭像
Moe

很爽、很墮落、很史萊姆

M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