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客運搖晃、顛頗;回到屬於我的城市。

響起荒腔走板的小調;

『這是何處的小徑?這是何處的小徑?通往何處?』

滂沱大雨,泥濘路上來來往往;拉起外套兜帽,原想點起一根Mild Seven;

『喀搭、喀搭』

打火石傳來令人語塞的聲音;隨手扔了。

『起風刮雨了』

兜帽又拉得更緊,腳步也更急促邁向那正等在燈火闌珊處的人。








































『小姐不好意思,可以借我打火機嗎』

創作者介紹
Moe

很爽、很墮落、很史萊姆

M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